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9】PermanentIII(1 / 2)

「39」

permanentiii

情若永恒(三)

**************************

夏鸣星把决定权交到女孩手里,没有催促、也没有强迫,只是站在那里等待她做出选择。

“汤圆……”

听见他的声音,那双漂亮的眼睛终于望向他了。

男孩如愿地在她莹润的瞳仁中看见了自己的倒影,他橘色的头发映亮了它的底色,灼灼欲念自眸底而起,缠绕住他的影子,又将他淹没。

幸好,她是想要他的。

眼波流转,女孩盯着夏鸣星跨间的鼓包莞尔一笑,她轻声呢喃了一句“汤圆,走近点”,随后腾出一只小手抚上他的勃起,急切地为他拆解起裤链。

当夏鸣星的性器也毫无遮挡地被女孩攥在手中套弄时,随着渐起的快感,他最终和这三人融成了一个整体,只顾共赴yin乱。

他们像是领地意识极强的猛兽那样,互相争夺着女孩的交配权。在萧逸内she了女孩以后,三个人轮换着将性器埋进花穴深处,一个比一个cao得凶狠,攀比般地宣泄着性欲。每当有人占用那紧致的穴道时,剩下两个就要靠女孩的口腔或掌心抚慰,看她忙碌着服务他们的样子,男人们一边嫉妒彼此,又忍不住感到兴奋。

交迭缠绵的肉体,从远看,仿若一副大胆描绘性爱的动态油画。沙发边的陆沉一直静看着他们,眼神晦暗,仿佛透过满目yin靡,望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命运的轨迹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许多无眠的夜里,他曾反复思考过这个问题,却始终无法得到答案。

就像现在,他最珍爱的小兔子就在他眼前被一群竞争者分食,可他非但无法阻止,还要说服自己尽快挣脱伦理的束缚,从旁观者转变为参与者。

他们为何会走到如今的境地呢。是因为自己一错再错的选择、还是因为命中注定?也许不管他如何拼命去扭转这条偏离正轨的航线,他和他的小兔子最终仍会按照既定的轨迹堕入相同的渊谷。比起反抗,不如逆来顺受,还能好过一些。

毕竟,如果非要在这一连串的事故当中揪出一个犯罪者的话,他是最需要接受审判的人。

这世上没有时间机器和后悔药,现在说出“要是当初没把她交给周严照看就好了”这种话,只让人觉得无用又懦弱。他能做的,唯有弥补而已。

被信任之人背叛而激起的愤怒、看见女孩渴求其他男人而产生的嫉妒,许多复杂的情感贯穿了陆沉的身体,几乎快要使他的血液沸腾起来,但相较于他心底对女孩安危的关心,一切就都显得微不足道了。

一直如此,他对女孩的爱意凌驾于任何情感之上、把她看得比自己更重要。他无法预判,如果他心爱的小兔子再一次从他的生命中消失的话,他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绝望、失去理智、再到崩坏,也许他会想要玉石俱焚,拉着全世界一起为她陪葬。或者,再更过分些,把她所承受过的痛苦施加在所有人的身上,让他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濒临崩溃的混乱思绪像一团肆虐的黑雾,污染了陆沉脑海中的清明。在他沉思时,齐司礼似是被眼前的荒唐情景气得不轻。灵族男人面色铁青地低斥了一句“荒谬”,转身迈步便往出口走去,一副欲愤然离场的模样。陆沉用余光瞥见了,也无心去管,但一旁查理苏暗哑的声线却将他拉回了现实。

“如果满足不了她的话,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灰发男人的表情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冷静沉着,一改惯常的傲慢与张扬。

闻言,陆沉思忖片刻,只答二字:

“死亡。”

离开的步伐停在了门口的边界线上,齐司礼握上门把手的手顿时失去了拉开大门的勇气。背对着一室yin乱,男人脸上怔然的神情被遮在阴影里,银色刘海挡住了金眸中翻滚的情绪。

“死亡……”

“我不会让那种事发生在我未婚妻身上。”

紫眸一暗,闪过道道精光。查理苏低语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气场宛若一只匍匐着的雄狮缓缓起立,终于摆出狩猎者的姿态。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