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1】CapturedBeastI(1 / 2)

【本次更新】

66solo篇

简介:

久出未归的陆总终于回到光启市,满心欢喜想要好好疼爱可爱的兔子小姐,中途却遭遇了一场意想不到的主权之争。

内含76修罗场一枚。

被不知哪里来的野狐狸警告的滋味真不好受,于是66在办公室里对小兔子进行了一场angryxxx。

如此难熬的事不能自己一个人扛着,于是66一边do一边拨通了11的号码,进行了一次现场直播。

至此,11也被激怒了。(??w??)?

所以接下来迎接兔子小姐的将会是怎样的故事呢?

预警:办公室play/落地窗play/半公开doi/周严听门/angrysex/dirtytalk/口交/后入/女上/内she/电话现场直播doi/等

「11」

capturedbeasti

笼中困兽(一)

**************************

人类社会从质朴发展到摩登耗费了千百年时间,而我和齐司礼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做到了。

或者至少,从霖岛回到光启市的这段路程,让我感觉像是以快进的速度自古时穿越至现代那样,有种飘飘然、又不甚真实的错觉。

自那以后,我们按部就班地以设计总监和设计师的身份正常生活,除了被他用批改设计稿的理由叫到办公室的次数增多了不少以外——偶尔是别扭地摆出一盒特制的小点心放在桌上等我;偶尔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偷亲我的后颈,嘴里还念着:“你身上的气味变淡了。”——其他的似乎也和以往没有太多不同。

噢,或许还要算上那次和齐司礼一起去民族服饰博物馆参观时,他被展馆内摆放着的一丛鲜花弄得性情大变的事。因为花束内含有两株起到装饰作用的狐尾草,而它恰巧是齐司礼无法招架的植物。

好端端的,银发男人突然变得沉默寡言、执拗黏人,硬是在宽阔的展厅中央把我拉进怀里抱住,怎么也不肯松手。我还记得当时来往的人群向我们投来异样又揶揄的目光时,那种尴尬到无地自容的感觉,仿佛比起巨幅玻璃展柜里价值连城的样衣,我们才是更受访客偏爱的展览品似的。

我不清楚我是怎么把他高大沉重的身躯拖到休息室里去的,只知道一关上大门就被他迅速且霸道地夺走了双唇。受到狐尾草蛊惑的齐司礼总是像个爱闹脾气、又不谙世事的孩子,他不在乎会不会有人看到、也不在乎场所时机是否合适,我就是他最喜欢的糖果,如果他现在想要贪甜,那就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

唇舌厮磨到头晕目眩也不足够,齐司礼一直缠着我不放,双手还不安分地往衬衣里面乱摸。我该庆幸那簇鲜花里仅仅加入了两棵狐尾草,因为当我从小腹上感受到他炽热胀硬的勃起时,他一反常态的植株效用适时地消失了。

清醒过来的齐司礼并未多说什么,解释太过多余,道歉又显得没有必要,他只是红着脸将脑袋埋进我的颈窝,双臂环住我的腰身圈紧,就这样把我压在大门上无言地拥抱了很久很久。我能从他贴在我侧颈皮肤间的耳廓上体会到炽热的温度,我猜那是他的耳朵也羞红了的结果,配合上刚才见过的绯红俊脸,想来还怪可爱的。

日复一日,由于身边多了银发男人如清水般平常又不可或缺的陪伴,无形中填补了萧逸和陆沉造成的缺失,让我逐渐淡忘了从前空虚寂寞的感觉。

星期三,早餐尝试了从齐司礼那里偷师而来的红豆粥配方,我美美饱食一顿过后,一如往常地踏上了去往万甄大厦的路。

如果提早到达公司也有奖励机制的话,那我一定是能拿全勤的那个。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小时之余,我就已经在万甄大厅内六部员工专用电梯中的一部之前站定,眼睛盯着手机屏幕随意翻看着晨间新闻,百无聊赖地等待楼层显示器上的数字从32层降到1了。

早来的好处之一,就是不用像赶高峰地铁那样和许多打工人争抢进入电梯的优先权。此时的万甄还尚未完全苏醒,偌大的场地内空旷而寂静。楼面上仅有三两人影各司其职,有些是前台行政,正在仔细整理桌台上的杂物;有些是和我一样的普通员工,正衣冠整齐地站在其他电梯门前耐心等待。

铺设大理石瓷砖的地面被清洁人员打点得光洁如新,其上映射着从四周玻璃质落地门窗中洒落进来的阳光,配合头顶射灯散发出的、通明的象牙色光线,整个大厅都被照耀得辉煌夺目,让人的心情也跟着明亮起来。

视线转向电梯,瞧见指示灯才降到12层以后,我不自觉地叹了口气,又将目光移回手机屏幕上。

“唉……”

“一大早就叹气吗?”

出乎意料地,一个低醇又熟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接着后脑处覆上了一只带着微凉温度的大手,发丝被轻巧地抚摸了两下。

蓦然惊怔,我感到鼻息间幽深的苦艾气息愈发明显,宛若一张无形的织网将我慢慢包围。感官被霸道地入侵,逐渐写满一个朝思暮想的名字——陆沉。

闻声,我扭头侧目,瞥见身体斜后方的地面上倒映着一个颀长的影子,熟悉的轮廓仿若触动了潘多拉魔盒的机关,让暂置角落的思念如海潮般从心底涌现,浓烈得无处安放。

“陆沉……?”

下意识地轻唤出那句只属于我的魔咒,我行动迟缓地转过身子,眸光顺着那道阴影一路看去,先是看见一双纯黑色的素面牛津皮鞋,然后是质感柔顺的墨色西裤,再向上,是刺绣暗纹的西装三件套、酒红色领带与烟灰色领带夹、以及一张早已烙印进记忆深处的俊秀面庞。

真的是他。

“陆沉!”

由于此前从未收到过陆沉即将回到光启市的消息,有一刹那,我甚至以为这是自己太过想念他而产生的幻觉。口中的音调不受控地升高,在宽阔的厅堂里引出轻浅的回响,我擅自伸出小手摸上他臂弯处的衣袖,当感受到来自西面八方的陌生视线以后,又急忙将掌心从那片高档羊毛布料上撤开了。

在公司里,身为上下级关系的我们举动不应该如此亲昵的。

“呃……陆…陆总早!”

逆着光,那双藏在金丝眼镜后的红眸更显冶艳。男人对我慌乱的改口不予表态,只是用眼尾捎过被我抓住又放开的西装一角,然后摆出和煦的微笑以示回应。

“嗯,小姑娘早。”

好整以暇的视线打量着我,仿佛无言的揶揄,男人贴心地替我保守了这个只有我们二人心知肚明的秘密。双颊被他注视得滚烫,好在电梯间传出的一声清脆的“叮叮”声解救了我,抬眸望去,显示器上的数字终于变成1了。

“您…您请进!”

“女士优先。”

大掌用强势却不失礼貌的方式按在我后腰的位置,将我轻巧地向厢门内推送了一下,我只好顺着他的意思率先走了进去。

两扇金属大门在我面前徐徐关合,把空间阻隔成电梯内外两个世界。少了外人审夺的目光,我绷紧的神经忽而放松,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在意起身旁这个高大的男人。

厢内格外静默,只有电梯上升时摩擦出的琐细声响。陆沉一言不发地站在距我一拳之隔的地方,即使我偶尔偷偷用余光瞄向旁侧,也只能看见他摆着扑克脸目视前方的模样,倒是真有些素不相识、又高人一等的威严感了。

十指迭在身前扭绕,我低头盯着地面纠结了一会儿,终是没能按耐住内心的跃动。于是我试探地伸出小手,用指尖捏起方才被我抓过一次的袖角,轻轻摇晃着叫了他一声:

“陆沉…?”

“嗯?”

男人应声,垂眸向我看来,目光扫过我瞪大的眼睛和紧瘪的嘴角后,眉眼间的漠然倏而转成溢满宠溺的笑意。

“已经不想再继续扮演下属的角色了吗?还以为你要一直对我敬而远之呢。”

暗红色的眸底闪烁着调侃的光,陆沉朝我张开双臂,轻声问:

“要抱抱吗?”

“要~”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