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04】Blood,Wind&TwistedLoveIV(1 / 2)

「04」

blood,windamp;twistedloveiv

血液、风与扭曲的爱(四)

**************************

昨夜过火的性事太过疯狂,直到眼睛睁开以前,我都有种自己一直夹在两个男人火热而健壮的躯体之间飘摇不止的错觉。

一些断续的、碎片般的记忆在脑海中闪回,像是我们做爱的地点从沙发上转移到了卧室里;迷迷糊糊的我被陆沉抱坐在浴缸中擦洗身体;以及洗到一半时萧逸突然破门而入,把我从陆沉怀里抢走,然后按在玻璃门上又做了一回的情景。

那些片段太过模糊,疲惫的大脑也无法记住更多细节,以至于我有些分不清它们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不过,也似乎并不重要了。

刚从睡梦中苏醒的双眼无法承受白日的光亮,我眯起眼睛躲避从窗帘缝隙间洒进屋内的刺目阳光。习惯性地伸手往身侧摸了摸,掌心意外地没能触碰到料想中温暖结实的肌肉触感,只是落空在略带凉意的床单之上。

思绪清明,我环顾四周,倏然发觉自己正孤零零地躺在床上。不久前与我耳鬓厮磨的男人们早已不见踪影,整个卧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

略带疑惑地揉了揉眼睛,我起身下地走到卫生间洗漱,把自己打理妥当后便推门走出了卧室。

食物的香气比陆沉颀长挺拔的身影更先传入我的感官,走到餐厅门口时,我刚好撞见血族男人站在方桌前,将一个个盛满美食的餐盒规矩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的画面。

他换了一身西装,在餐桌周围忙碌的模样让他的棱角温柔了许多,疏离的气场中染上几分烟火气息,比起高不可及的总裁形象,更像是个会为家务cao劳的普通男人。

血族男人敏锐的听觉或许早已将我拖鞋踢踏在地板上的脚步声收入耳中,因此在我离他还尚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陆沉就默契地抬起头朝我的方向看来。

“小兔子早安。”

男人眉眼间的笑意一直漫溢进了他的声音里。他没有停下手上摆放餐品的动作,只是一边招手示意我过去,一边替我拉开了嵌在餐桌下的椅子。

“来吃早餐吧。”

我挪着碎步小跑到陆沉跟前,一把抱住了他。

原本以为他是有事先离开了,见到他以后失而复得的安心感在心底四散开来,让我不由得想要对眼前的男人肆意撒娇,享受他似海洋般包容的宠溺。

双臂缠在陆沉劲瘦的腰身上,手心隔着西装面料在他后背的肌肉轮廓间漫不经心地摩挲,我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胸口,小声嘀咕道:

“陆沉早安……你怎么起得这么早?醒来的时候身边都没有人了……”

一声轻笑随着一枚炽热的亲吻一同落在我的头顶,陆沉将圈着我的手臂收得紧了些,温声道:

“不是我起得早,是某个小姑娘太贪睡了。”

他把手腕向我倾斜一定角度,点了点腕上的手表,我看见指针已经越过了7点的刻度。

“如果今天是周末,我不介意一直陪你待在床上。可惜工作日的话…我的小兔子还有事情要做不是吗?”

男人又开始用类似爱抚宠物的手法捋顺起我的头发,他宽厚的掌心动作缓慢而轻柔,在头皮上擦出一阵阵按摩般的舒适感。

“还是说……你需要我这个老板给你一些特权?”

低沉的嗓音回荡在耳畔,潮热的气息里带着调侃的意味,陆沉用指节捏起我的下巴,迫使我抬头看向他,那双已经恢复了常日酒红色的眼眸里流转着戏谑的光泽。

“比如放你一天的假…之类的?”

“才不要……是…是闹钟没响我才起晚的!”

双颊被男人调戏得通红,我连忙闪躲着瞥开视线,极力反驳着他的说法。

“嗯。真是不乖的闹钟。”

陆沉没有戳穿我蹩脚的说辞,仅是顺着我的意思附和着。薄唇泛着微凉的温度在我侧脸上严实地亲了一口,血族男人轻轻拍了拍我的小pi股说:

“好了,吃饭吧。”

我从陆沉身上卸下了如年糕般黏着他不放的手臂,顺势在陆沉拉开的那张椅子上坐定,这才看清了面前满满一桌的美食。

食盒里还冒着蒸腾的热气,看起来像是才刚出炉不久,满目尽是一些招牌般的广式早茶,比如虾饺、烧麦、生滚粥、一些叫不上名字却造型精致的小茶点、以及一杯极其惹眼的亮橙色胡萝卜汁。

“哇~好多好吃的啊!这些都是你买的?”

“准确的说,是周严买来的,我只是吩咐他要买的东西而已。”

陆沉走到方桌对面落座,拿起位于他手边的一杯暗红色液体抿了一口。和我的胡萝卜汁不同,陆沉喝的是看起来状似红酒的“hereafter”,这是一种抑制血族嗜血冲动的药剂,在我家的储物柜里还存放着不少装着它的玻璃瓶,陆沉偶尔在这里留宿时会需要用到。

“噢……那…周助理不一起吃吗?”

“……”

不假思索就脱口而出的问句似乎触动了血族男人鲜少表露的嫉妒心,陆沉并不急着回答我,他喜怒不形于色,只是用筷子在餐盒里夹起一只胖嘟嘟的水晶虾饺放在我碗里。

“小兔子最近总是提起他呢,就这么担心他吗?”

那双竹筷被男人修长的手指夹捏着收回,端正地摆放在碗边。

陆沉没有进食的打算,他的语气很平淡,仿佛从其背后悟出的丝缕凉意都是我多心。红棕色的眼眸被镜片遮挡得深不可测,正定定地直视着我,我知道我必须给出一个能够令他满意的答案。

“唔……不…不是……我是看东西太多了,怕吃不完……”

“这样啊,不过很可惜…周助理也是血族。”

低醇的嗓音故意在“周助理”三个字上重读,让我的心脏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比起人类的食物,还有其他更适合他吃的东西。”

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俊脸倏然莞尔,好像刚才紧张的氛围只是一场玩笑,陆沉又伸手将碗向我面前推了推。

“所以这些,还是我们来吃吧。”

“好~嘿嘿,都是我爱吃的!”

我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急忙顺着陆沉搭建的台阶逃离尴尬。冲他咧嘴一笑,我夹起那只虾饺一口塞进嘴里,糯米外皮的绵柔与虾肉汁水的鲜香在口腔中爆开,我用鼓鼓囊囊的小嘴含糊不清地夸赞着“真好吃”,只见陆沉轻笑着对我弯了弯眉眼。

用餐时,我有一搭没一搭地与陆沉攀谈,可内心里却还是不免惦记着一直没见到人影的萧逸。通常黑发男人都会在事后清晨之际黏黏糊糊地赖在床上对我撒娇,像这样一睁眼就杳无音讯的时候是非常少见的。

我用眼神不动声色地在房间内四处巡视,当确认整间屋子里只有我们二人存在的痕迹以后,我灰心丧气地收回视线,露出了掩藏不住的失落表情,然而这一切都丝毫没能逃过陆沉善于观察的眼睛。

“如果是在找他的话,他不在这里。”

陆沉再次抿了一口杯中的液体,语气淡然地补充道:

“今早凌晨的时候他就已经走了。”

“他去哪了?”

“抱歉,我不清楚。”

心急口快的我在问出疑惑后才意识到这是个错得离谱的问题,陆沉当然不会希望我的小脑袋里装着的全是萧逸。那句“抱歉”听上去毫无歉意可言,反而透着不可忽视的温怒,用词含蓄是男人留给我最后的体面。

“但我想要是我的小兔子再不把早餐吃完的话,或许会迟到的。”

说着,陆沉把那只装着胡萝卜汁的玻璃杯朝我推了过来,我立刻顺从地抓起它喝下了一大口。

正要组织语言安抚一下浑身醋意的血族男人时,桌角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震动起来。

拿起一看,是萧逸。

行动先于思维,我几乎是秒接了他的来电。后知后觉地观察到了陆沉脸上明显的暗色,可惜黑发男人轻快爽朗的语气已经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早啊小懒猫,估摸着这个点你也该起床了。”

“你去哪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

“你早上睡得很熟,我没忍心叫醒你。怎么,才几个小时没见我,就这么想我了啊?”

“唔…才没有…我只是担心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一声轻笑透过听筒蔓延进我的心底,萧逸鼻息间呼出的气息在麦克风里擦出一阵嘈杂的风声。

“我能出什么事啊,别担心。车队过几天在西班牙有场比赛,今天上午的飞机,得早点走。打电话来就是想告诉你,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早起早睡,别总是为了画设计稿熬夜,听见没?”

一连串苦口婆心的叮咛带来一股酸酸甜甜的暖意,我忍不住调侃道:

“你是我外婆吗?好啰嗦呀~”

“哈…有我这么帅的外婆吗?我说真的,我可是会查岗的啊,不准不听话。”

“知道啦,萧逸婆婆!”

“小坏蛋…还给我起外号……”

插科打诨过后,我突然对即将到来的别离感到几丝不舍。沉默少时,脑海中联想到萧逸驱车在赛道上驰骋的模样,我想我还是应该为他送上专属于萧小五的祝福。

“萧逸……”

“嗯?”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