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柴郎贤妻(种田文)> 柴郎贤妻(种田文) 第21节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柴郎贤妻(种田文) 第21节(1 / 2)

“好。”秦小喜说,她瞧出来现在情况紧急。

他?们这是?正经的?认干亲,哪怕刘小宝病得?迷糊睁不开?眼睛,刘老?太太还是?叫人抱着他?给秦小喜敬了茶,秦小喜从身?上解下一个自己做的?荷包,算人干亲的?礼物。

想?到人家孩子?病着,孙木青和秦小喜没有留下来吃夜饭,但是?药熬好了以后?,由秦小喜抱着给刘小宝喂了药,瞧着昨日见他?还生龙活虎的?,今日就病成了这个样子?,秦小喜叹了口气,可怜呐。

待二人从刘宅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变暗,冬日总是?一日比一日黑得?早,那风也刮得?紧,吹在脸上小刀子?似的?,秦小喜觉得?手有些冷,搓了搓对孙木青说:“咱回家吧。”

孙木青把秦小喜冰凉的?手攥在掌心:“嗯。”

他?的?手比自己的?暖和多了,秦小喜不禁微微一笑,两个人并排往家走去,刚拐出街口,被?后?一辆马车追了上来,车夫说:“我是?老?太太派来的?,说天黑了路难走,叫我送孙老?板和孙夫人回去。”

这车夫不知该如何称呼孙木青秦小喜二人,想?到他?们曾来刘宅卖东西,就称为老?板,孙木青挺喜欢这称呼,虽然现在他?还远远不是?老?板,但是?有谁不喜欢被?奉承,他?孙木青也不例外。

“小喜,你?扶着我的?肩膀,我扶你?上去。”孙木青说。

长这么大,他?俩只见过马车跑,还从没有坐过,待坐到车上,才发现pi股下面的?垫子?软乎乎,厚厚的?车帘子?挡住了外面的?刺骨寒风,马甩开?蹄子?奔跑时车走得?又快又稳当,若自家也有马车,就不必走路上风吹雨淋哩,孙木青摸了摸软垫,心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原先以为有几?十亩地?,家里有大房子?,牛羊满圈就已经是?顶顶的?富贵,现在开?了眼,孙木青觉得?,还可以将目光放得?长远一些。

马车驶得?快,不到一会儿就到了孙家村,正是?各人回各家吃夜饭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冒着饭菜的?香味儿。

听见马车轮的?咕噜声,有好奇的?人探出头张望一眼,我的?乖乖:“好一辆气派的?马车!”

有些个小孩嫌在屋里瞧不过瘾,还跑到路边去看,只见那拉车的?枣红马威风凛凛,健壮又结实,最后?那车停在了孙木青的?家门口,孙木青扶着新媳妇秦小喜下了车:“娘,我们回来了。”

王红英探出身?子?去看,见外头的?情形也是?瞪大了眼睛,好气派的?车,她快步走出去,叫那位车夫留饭,车夫笑吟吟的?说:“不留了,万一老?太太要用车,我得?赶回去。”

说着将车厢里放着的?一匹布,一些糕点?果子?拿下来,说是?老?太太给回的?礼物。

说罢,驾着马车飞快的?回去了。

王红英摸着那料子?连连感叹是?好货,把那些糕点?拿回去打开?看,也都是?一顶一的?精致美味。

“这位老?太太怎么这么大方。”王红英感叹道,接着又庆幸今日幸好多添了一条肋排,他?们的?礼不算难看。

夜里,秦小喜和孙木青商议着,隔日回一趟娘家,回门那日他?俩就在小河村坐了不到半个时辰,意思?意思?后?就回了家,这次回娘家自然也不是?想?家了,而是?秦小喜记得?自家的?一位姑妈好像会染布,想?回去问一问秦庄,听说那方子?是?爷爷奶奶传下的?,按理姑妈有,她爹秦庄手上也有。

“明天我后?娘怕是?会说难听话,你?别往心里去,她那张嘴,对谁都刻薄。”秦小喜说。

孙木青提着灯往床边走:“我知道。”第一回 去秦小喜家里,他?就瞧出那个李桂花不是?好人,想?到小喜在她身?边生活那么多年,不知受了多少委屈,孙木青心里就不是?滋味儿。

他?把灯搁在床边的?小凳子?上,秦小喜正在铺床,孙木青从后?面抱住媳妇儿,道:“要是?明日她嘴巴不饶人,我说话不客气,你?生气不?”

秦小喜转过身?来,搂住孙木青的?脖子?,瞧着他?的?眼睛道:“我当然不气,你?这都是?为了我出气,我分的?清楚。”

“我就知道你?能明白。”孙木青在秦小喜脸上亲了一下,咧嘴笑了:“不管以前你?受了啥委屈,以后?都不会有,有我挡在你?前头。”

说着摸了摸媳妇的?腰,轻轻掐着秦小喜腰间的?软肉道:“好像胖了点?儿。”

秦小喜自小就瘦,想?胖也胖不起?来,嫁人后?倒胖了几?斤,瞧上去比以前更舒服了,孙木青把人摁在床上又亲了亲,手在腰间软肉上摩挲着,痒痒的?逗得?秦小喜直笑:“是?我养胖的?。”

孙木青在秦小喜耳畔低声道。

“对,都是?你?的?功劳。”秦小喜道,话才说完,整个人都被?孙木青抱到了床上,帐子?放下来,灯也吹熄了,刚成亲的?小夫妻,自是?如胶似漆,夜夜如此。

……

“咕咕咕,咕咕咕,来吃食儿了。”

清晨,马淑慧抱着个簸箕正在喂鸡,大媳妇从灶房里出来,往许大河那屋喊了一声:“大河,吃早饭了。”

过了一会儿鸡喂好了,院子?也打扫干净,二媳妇又吆喝了一声:“大河啊,早饭要凉了。”

许大江扛着锄头要去地?里除草,临出门前对马淑慧说:“大河这两日心不在焉的?,咋整啊?”

“我咋知道。”马淑慧把扫帚丢一旁,恨恨的?说:“害了相思?病了,这是?心病,叫大夫来也看不好哇。”

原来,那日从文家村回来后?,许大河就一直等媒人来说合,谁知一连等三天都没有动静,渐渐的?又不大高兴了,马淑慧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还生了个情种?出来,见儿子?实在等得?难熬,马淑慧把几?个馒头温熟,又添了一碗小米粥端进儿子?那屋,搁在桌上对许大河说:“才三天你?就熬成这个样子??人家里商议要时间,找媒婆要时间,随便哪一环耽搁一下,不得?要个三日五日的??”

说着把被?子?一掀,将儿子?拖起?来:“你?还茶饭不思?了,饿瘦了仔细人家看不上你?!”

许大河听了,觉得?有道理,这才下地?去吃早饭,喝一口小米粥啃一口馒头,胃口一下打开?了,冲他?娘说:“还有不,这点?不够。”

见这憨小子?吃得?香,马淑慧心安了:“馒头和粥没了,我给你?下碗面。”

吃饱喝足后?,许大河想?想?还是?觉得?不放心,他?等了整整三天呐,连个媒婆的?影子?都没瞅见,本以为第二日就有人上门来说合哩,许大河渐渐的?又觉得?有点?委屈,难道春丽就一点?不着急?

不行,不行,许大河是?坐不住了,在家踌躇了一会后?,径直往文家村去了。

恰好几?个嫂嫂搬了凳子?坐在院墙下一边晒太阳一边做针线活,看着自家小叔子?走远的?背影,二嫂笑了一声:“都说女大不中留,咱家这是?反着来的?,是?男大不中留哩。”

三嫂捂嘴偷笑,接茬道:“上次喝孙木青喜酒的?时候没大瞧清楚,不知道这位春丽姑娘到底长啥样,把咱家大河迷得?都寻不着北了。”

马淑慧家儿子?多,迟早是?要分家的?,许大河若入赘了,今后?家产就三个儿子?分,几?个嫂嫂嘴上不说,心里是?盘算过的?,因此对许大河要入赘一点?都不拦,反而暗暗高兴。

大嫂也笑了笑,不过很快就冲另外两个使了眼色,用口型说:“别说哩,娘来了。”

虽然马淑慧已经松了口,但是?还是?不大乐意听见入赘两个字,连消息都没往外传,怕外人说。

另外一头,许大河已经出了村,路上正好碰上孙木青和秦小喜,孙木青叫许大河一块同行,谁知许大河嫌弃他?俩走得?满,三两步就冲前头去了,孙木青道:“这傻小子?,救火都没他?这么快的?。”

秦小喜笑笑:“怕是?他?和表姐要成了。”

孙木青瞪大眼睛:“瞒得?够好的?哇,连我都没说。”接着对前头的?许大河喊:“大河,大河,站住……”

对此许大河摸着脸憨笑着解释:“不是?我故意瞒你?,俺娘说了,事情没敲定前不准往外说,不然她就不同意。”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