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柴郎贤妻(种田文)> 柴郎贤妻(种田文) 第17节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柴郎贤妻(种田文) 第17节(1 / 2)

孙木青抬抬眉毛,开玩笑道:“说的是真?心话不?”

许大河竟然有些委屈上?了,凭啥孙三郎要跟着?孙木青:“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你打?哪儿冒出来的?”

没等孙木青开口,孙三郎赶紧表明自?己没坏心:“我也跟着?你,大河哥。”

这?声?哥叫得格外的好听,落在许大河的耳朵里咋说呢,和仙乐似的,他是家里的老幺,上?面不是哥哥就是姐姐,还没人叫过他哥,许大河嘿嘿直笑,瞅孙三郎顺眼了许多,为?了表达亲近,他想要拍拍孙三郎的肩膀,可是他手上?拿着?东西,实在腾不出手来,干脆用脚踢了踢孙三郎的小腿肚子:“凭你叫我一声?哥,我让你跟着?。”

谁知道孙三郎一个踉跄,竟然差点儿摔倒。

许大河瞧这?小子那?么不禁踢,对他说:“你的小身板也太弱了,往后得跟着?我多锻炼锻炼。”

孙三郎琢磨着?,他娘叫他多跟木青哥一起呆,许大河跟木青哥常在一起,那?么他跟许大河待一块也等于和木青哥多接触,于是点头如捣蒜:“好哩,大河哥。”

……

从早上?开始,王红英就一直挂记着?孙木青他们三个。

儿子说要到山里去采菌子,王红英原本?没有多想,庄户人家的孩子那?个不是在山野中长大的,禁得起摔打?,去趟山里能有啥风险,多小心一点准没问?题,木青不会怕山里的什么蚊子和小虫蚂蚁,秦小喜也知道孙木青是个机灵人,从前他就经常在山上?砍柴,附近的山沟沟小山坡,他哪里没有去过,最会认路看路,为?人谨慎,所以秦小喜也不担心。

可有一个人却急坏了,那?便是孙三郎他娘罗巧云。

罗巧云一直不大瞧得上?许大河,觉得许大河这?人没什么出息,空有一身蛮力却没有脑子,时常在孙三郎面前拿许大河做坏榜样,不过看在她和马淑慧的关系还算不错的份上?,昨日许大河要和孙三郎一起睡,罗巧云也没说啥,睡一晚就睡一晚,能咋地?,但她没想一大清早爬起来,三郎屋里一大一小两个人都没了影子,不知啥时辰出门?了,半点动静都没有。

一开始罗巧云吓一跳,后一琢磨,以为?两个人是出门?耍去了,就安安心心的去煮饭,等早饭都做好了还没见人回来,罗巧云就觉得有些奇怪,吃饭咋还不积极哩,这?大清早饿着?肚子能去哪里,就隔着?院墙随口问?了王红英一声?:“红英,见着?我家三郎和许大河了吗?一早这?俩小子就不见了影,莫不是一块回许大河家了?”

王红英那?个时候正在扫鸡粪,鸡粪是上?好的桑树肥料,她一边唰唰唰把鸡粪扫到竹篓里去,一边扯着?嗓子答:“和木青一起进山了。”

“哪个山?”罗巧云追问?一句。

“就是咱村后的虎头山,进去采菌子拿到集市上?卖。”王红英答。

听到这?虎头山三个字,罗巧云如同被人当头打?了一棒子,脸色都白了,赶紧撂下手中的活匆忙奔到王红英家来:“他们去哪儿?”

王红英瞧罗巧云的样子,心里奇怪:“去了虎头山,这?是咋了?怎么急赤白眼的。”

罗巧云哎呦一声?:“你不知道,虎头山是不能随便上?的。”

“这?有啥说法?”王红英问?,她想多半是因为?虎头山上?林子深雾气重,罗巧云是怕他们仨在里头迷路,于是不等罗巧云回答就接着?说:“这?虎头山是少有人去,可木青你放心,进山不知多少回了,以前还去砍柴,你一点用不着?怕的,至于说山里头有什么山鬼妖精,更是没那?一套。”

王红英大大咧咧,孙木青不怕神?神?鬼鬼,很大一部分也遗传自?亲娘。

山鬼妖精罗巧云是怕的,但是现?在没闲心与王红英说道,她摇头说:“不只这?个,俺家三郎他属羊的,那?虎头山带个虎字,虎克羊,不成的,当初有算命先生给俺家三郎算过,说他跟虎不仅属相犯冲,命里也犯克,叫他要一直避到十八岁,不然要遇着?大劫。”

王红英吓了一跳,这?以前没听罗巧云提起过,她只好小声?嘀咕:“还有这?说法呢,哎呦……”

一边说王红英一边想,从前还有人说小喜命硬克夫哩,成亲后这?些日子大家都瞧见了,她家不仅没招灾,还比以前红火不少,可见那?些个算命先生多半是胡说八道骗银子的,往后她都不信了,可是话到嘴边,王红英没说出口,只安慰着?罗巧云说:“没事儿,虎头山没有真?老虎,你别?多想,他们待会也该回来了。”

罗巧云急的跺了跺脚,知道这?时候说啥都晚了,人已经上?山了还能咋地?,就先回了家。

而王红英瞧着?淡定,其实心里也着?急,孙三郎是人家里的孩子,若真?出了事有个三长两短,他家木青能脱得了干系?接着?又在心里怨,罗巧云从前还说要让木青多带带三郎,结果他家三郎是个金贵的宝贝疙瘩,碰不得摔打?不得,连进个山都不行,看来她得跟木青说一声?,叫他少跟孙三郎接触为?妙,那?娃是个金蛋蛋。

秦小喜正在堂屋窗下织布,经过这?些日子的熟悉,那?架新织布机的原理她摸的更熟了,织布的速度又加快了一倍,如今已经织出了成品,现?在织的是第二匹,她见隔壁的罗巧云来了一次后,婆婆王红英就心烦意乱,便喊了一声?:“娘,你过来坐。”

王红英时不时的就出门?看看,朝虎头山的位置不知看了多少回,pi股上?长了针似的根本?坐不住,听见儿媳叫她便走了过来问?:“有啥事?”

小喜指了指村里别?人家屋顶上?飘着?的炊烟:“快到晌午了,咱们做晌午饭吧。”

王红英拍了拍大腿,说对,她都急忘了这?茬,说着?就往灶房去。

秦小喜拉住婆婆的手,今日罗巧云和王红英的对话她一边织布一边听见了七八分,知道婆婆心不在焉的烦恼着?什么,担心这?会儿有心事的王红英在灶房烫了手或磕了碗,便说:“今晌我来做,娘,要不您到村口看看去?菌子要趁新鲜卖了价钱才好,说不定木青哥他们已经下山,往镇上?去了,虎头山还有另一个方向可以下山,那?有条近路到来安镇上?的。”

听这?话儿王红英琢磨了一会儿,是这?个道理,还是小喜想得周到,可理是这?个理,王红英的心照样还是放不下,一直往村口去张望。

……

实际上?,秦小喜猜的不错,孙木青他们三个从虎头山上?下来,真?是抄了近路去了来安镇,因为?菌子放不住,一定要趁新鲜还带泥巴时卖出去,而那?三只野鸡显然也吃不完的,孙木青准备卖两只,剩下一只留着?解馋。

很快他们到了镇子上?,许大河走在最前头,轻车熟路地?往镇上?的菜市走,要卖东西当然去菜市口叫卖最好,孙木青却叫住了他:“等等。”

许大河回过头:“还等啥呀?不是要趁新鲜了卖吗?”

孙木青的脑子一直在转悠,从虎头山上?下来时他就一直在想怎么把东西卖出一个好价钱,这?个时辰菜市场上?已经不大有人,而他们要卖的虎耳菌、野鸡都是稀罕物,且价钱高,在菜市场就算遇见有人要买,也不一定买得上?价,孙木青决定找个有钱人来买。

轮有钱,来安镇上?没有比住高门?大宅的人更有钱了。

想好了主意,孙木青带着?许大河、孙三郎往河边走去,那?边有户人家做买卖的,家里不差钱,他以前去卖过柴禾因此有了解,不过此刻大宅院大门?紧闭,他们蹲了一会儿没有什么人路过,孙木青想干等不是办法,想了想,叫他们两个吹口哨,一边吹口哨一边把要卖的两只野鸡解了绳。

那?两只野鸡被捆久了,脾气冲天,一获得自?由?就展开翅膀互相搏斗起来,很快,斗鸡的场面就吸引了路过的人围观驻足,不一会热闹劲把宅门?里的人也吸引了出来,大门?从里头开了,走出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肩上?扛着?一个小男孩,大概是这?家人的小少爷,小少爷津津有味的看斗鸡,高兴的直鼓掌。

又过一会儿,出来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衣裳穿的很富贵,大概是那?小少爷的奶奶,奶奶来陪孙子一块看斗鸡。

不过斗鸡这?东西,小孩儿、男人喜欢,老奶奶可不太注意,只顾瞧着?孙子笑,帮孙子理了理衣裳,老太太瞧到了摆在旁边的虎耳菌,惊讶地?问?:“这?么稀奇的东西,哪里摘的?这?东西好几年没吃着?过了,煮汤最美。”说得不过瘾,还走近拿着?翻看:“还很新鲜,品相也好,就这?些,你们还有不?”

孙木青笑着?回答:“有,但是不多。”

旁边的许大河听得莫名其妙,他们的竹篓里明明还有一堆,菌子还一朵都没卖出去,为?啥孙木青要说不多哩,难道他不想卖给这?老太?刚想开口,身边的孙三郎似乎琢磨到了什么,扯了扯许大河的袖子,于是许大河闭上?了嘴巴没吭声?。

老太太问?:“有多少?够二斤吗?”

孙木青没有直接答,问?老太太虎耳菌要怎么烹饪才好吃,听眼前的后生问?这?个,老太太突然来了精神?,滔滔不绝起来:“新鲜的虎耳菌,吃的是那?一口鲜美滋味儿,用清水洗干净菌子上?的泥巴,不加任何调味料,水开后下锅烫熟了再加猪肉丸子熬煮,好了后喝汤吃菌子,比什么都美,对喽,一定记得不要先放盐,不然好滋味儿就全毁了。”

说完了鲜吃,老太太又说起晒干了怎么吃:“虎耳菌不能晒干,要阴干,然后用水泡发了和猪脚炖着?吃,很滋补的。”

一老一少说着?,倒不像初次见面的人,老太太越说越来劲儿,直到孙木青说:“我们聊的投缘,那?我这?一篓菌子全卖给你吧,原本?剩下的是要拿回去自?家人吃的。”

老太太一见竟有那?么多,这?下能吃个过瘾,笑得合不拢嘴:“你卖少钱一斤?”

孙木青不知道价钱,只说叫老太太看着?给,老太太想了想:“前几年我买过一回,品相没你的好,当时是一百八十文一斤,现?在我给你涨涨价,涨到二百。”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