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柴郎贤妻(种田文)> 柴郎贤妻(种田文) 第5节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柴郎贤妻(种田文) 第5节(1 / 2)

秦庄咬牙:“当然要打新的。”

文老五拍了拍胸脯:“我就是木匠,这活儿交给我了,咱是亲戚,手工费我不要了,你出料就行。”

话音刚落罗巧云话起:“我瞅杂物房就有两根好木料!”

文老五立刻走去看,高兴地说:“还真是,只是做盆和桶可惜了,先做一对椅子,剩下的边角料正好做桶、盆。”

这还没到晌午,两家人已经商量完毕,王红英说家里还有活儿没干不留饭了,一伙人乌泱泱又乌泱泱走了,刚好渔翁捞了一网鱼上来,坐船渡河的时候王红英要了两尾大草鱼,请大家上她家去吃饭。

冯玉梅说:“到我家吃吧,我家近一些。”

虽然秦庄才是秦小喜亲爹,但她明显和文老五冯玉梅更加亲近,恐怕往后姨妈姨父才是真亲家,而且冯玉梅的性子正对王红英的脾气,她当即同意了,拎着两尾大草鱼奔了文家村文老五家,罗巧云和马淑慧跟着一块去吃饭。

文老五走在后面,没忘记把杂物间两根木料抬走,他一个人抱不动,出去喊了许大河孙木青进来,两个年轻人一个扛尾巴一个抬头,轻轻松松就把料子搬走了。

瞧热闹的村人说:“这些年冤枉秦庄了,他对女儿还是好的。”

还有人说:“李桂花脸色怎么不好,乌青乌青的。”

“瞧错了吧,小喜终于嫁出去了,她是给高兴的。”接话的人说罢又多嘀咕了几句:“敢娶小喜的人胆子不小哟,八字硬一生孤苦不是说着玩的,听说那家人日子也苦,这下两个苦命人凑一对,往后咋过日子?”

“咋过,苦着过呗……”

李桂花端起一盆脏水往院门口浇,垮着脸说:“看什么看,走走走,都散了。”

这时候儿子秦小虎提着酒肉回来了,十一二的男娃正是吃穷老子老娘的年纪,秦小虎心里高兴,觉得中午能吃上一顿好的,嘴角都裂到耳边了:“娘,咱晌午可以吃肉了。”

不料他娘李桂花狠瞪他一眼,一把将酒肉拿去,骂道:“吃,就知道吃,干脆把整个家业给别人吃了用了花干净吧,日子不用过了!”

秦小虎不知道他娘发哪门子邪火,更不知道这话其实是冲他爹秦庄,觉得很委屈。

“拿孩子撒什么气。”秦庄摸摸秦小虎的头:“玩去吧。”

李桂花从屋里探出头:“你就假大方。”

……

孙木青扛完木料又回小河村去找秦小喜,早上秦小喜就提着篮子去挖野菜了,这会子正好从山上下来,准备去河边洗菜,孙木青笑着把她手中的篮子接过去,叫她去文家村一块吃鱼。

“我回家吃。”秦小喜说。

孙木青劝:“去吧,这时回去肯定要受闲气。”

刚才李桂花和秦庄吃了瘪,难保不把气撒在小喜的身上,孙木青想想就心疼,秦小喜想想也是,跟了孙木青去姨妈家吃饭。

撑他们过河的渔翁是文家村的人,早就认得秦小喜,这些日子孙木青天天往小河村跑,和老渔翁也跑成了老熟人。

老渔翁笑呵呵地看着这对准新人,想起自己年轻那会儿。小喜那丫头他也算看着长大的,如今见她找到了合适的夫婿,心里也为她高兴。

“顺着河往下走有一片莲花,开得好看,你们吃过饭可以去瞧瞧。”老渔翁道。

孙木青于是对秦小喜说:“咱晚些去看看?”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庄稼汉,孙木青看饱了花草山水,对什么莲花一点不感兴趣,但是他想借机多于秦小喜待一块。秦小喜点点头:“嗯。”

孙木青高兴的眉飞色舞:“老爷子,我来帮你划船。”

“下回吧。”老渔翁大笑:“我懒得教你,家里老伴儿烧好晌午饭了我急着回去吃。”

秦小喜没憋住,噗呲一声笑出来,孙木青也跟着傻笑,觉得江风吹在身上特别舒服。

而此刻文老五家的院里,两条大草鱼已经收拾妥当,冯玉梅从酸菜坛子里捞了两个大酸萝卜出来,用水洗了洗,切成细丝准备待会烫在鱼汤里面吃,在冯玉梅切萝卜的时候王红英说她来煎鱼,做水煮酸菜鱼前要把鱼稍微煎下,一个是煎了后鱼肉不容易碎,二个煮出来的汤奶白奶白会更加的有食欲。

从鱼肚里掏出来的内脏丢在一旁,被文春丽用煮猪食的锅焯了水,拿去给家里的狗开荤。她家的狗又大又黑,怕凶着客人,文老五已经栓到屋后面去了,许大河见他娘马淑慧和罗巧云一边扒蒜一边聊天说得高兴,没人搭理他,便跟在文春丽身后一块去喂狗。

大黑狗已经和许大河混熟,见了他一点都不叫,还上来蹭他的裤腿。

“把它的盆拿过来。”文春丽说。

许大河便老老实实地把黑狗的破瓦盆踢过去:“这天真热,吃了晌午得歇到太阳落山才敢出门。”

“你能歇,我就歇不到晌午了。”文春丽说:“俺家花生地杂草太多,吃了饭晚些我和娘一起去拔草。”

文老五兼做木匠,又好去赌坊消磨时间,他家的田地冯玉梅和文春丽都要cao着心。

许大河哦了声,他自己家壮劳力多他又是老幺,马淑慧对他的要求不多,因此除了抢收的时候叫他去田地里帮忙,其余时候许大河是看都不去看的,从前不觉得有什么,此刻倒有些自惭形秽,文春丽一个姑娘家比自家还上进。

“那我也去呗。”许大河说,他也该上进了。

这一串对话恰好被孙木青和秦小喜听见,文春丽站起来笑着挽表妹的胳膊:“走,去我屋里说会儿话。”

她们姐们俩手拉着手说悄悄话去了,留下许大河蹲在狗盆前看狗吃饭,于是孙木青也蹲下,说:“你咋不上我家地里去拔草,谁家地里没活儿啊,你为啥就帮文老五家干?”

许大河挠了挠头,没吭声,不说话不是因为羞,而是自己也没闹明白,刚才那句我也去是咋说出口的。

孙木青给了许大河答案:“因为我是你兄弟,不是大姑娘。”

“啥?”许大河的木脑瓜子突然嗡嗡直响,还要追着孙木青问个明白,这毛脚准女婿已经站起来奔前院,到姨妈姨父面前表现自己去了,劈柴、挑水、扫地、搬桌子挪椅子比哪个都勤快。

文老五呵呵笑:“和第一次来我家判若两人。”

孙木青的勤快衬托出许大河的无所事事,他也卯着一股劲找活儿干,把亲娘马淑慧都给看呆了,打出生到现在养儿子快二十年,就没见他这么勤快过,太阳打西边出来啦?

闲在旁边看热闹的罗巧云笑呵呵:“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家大河是这家的女婿哩。”

话才说完,马淑慧的脸色僵了僵,给儿子说了很多次亲,文老五家正招赘婿的消息她早知道,又联想到最近儿子老往文家村跑,不好,自家的猪要丢了。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