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都市言情>独占禁止(兄弟盖饭)> 第4章被哥哥cao尿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4章被哥哥cao尿了(1 / 1)

江悬掐紧她的腰开足马力插干,从内到外每一块软肉都因为刚才的欲求不满而极度敏感,更别提他抽cha的幅度那么大,粗壮的rou棒撑着肉壁和穴口,每动一下都同时扯动着多处敏感点。

很快她的叫声就连不成线,换气和呻吟都是又短又急,江悬从她破碎的声音里勉强拼凑出意思:好爽,快一点,要到了。

“这么快?”

话刚说完,时渺就一阵剧烈的颤抖,他加快速度,手绕过腰间捻揉充血兴奋的蜜豆,Xiao穴立刻绞紧了他,颤抖变成明显的痉挛,穴肉吸着rou棒一下又一下地收缩。

江悬爽得低叫,手和腰的动作都又快又狠起来,时渺禁不住刺激,向前一挺腰掉出了rou棒,但高潮还没停止,她仰脖靠在江悬胸膛上,咿咿呀呀嘤叫着推他按在yīn蒂上的手。

他吓得心脏突突跳,赶忙捂死她的嘴。

等痉挛平息,他抬起她打软的一条腿架到桌上,原本就脱力的身体只剩一条腿支撑在地,她只能把上身趴到桌子上借力,嘴里哼哼唧唧徒劳地抗议。

江悬把她的上衣卷到胸上,乳^房压在桌面上挤出两道括号般的圆润曲线,细腰和凸出的雪乳^臀瓣形成鲜明对比,视线再向下能看见滴水的蜜穴。

他掰开两瓣臀肉,让穴口更清晰地暴露在视线下,rou棒再度顶入。

高潮后的穴口一张一合,gui头刚插进去就受到各个角度的挤压,像张小嘴要用力吸出jing液,绞咬得江悬想要温柔地慢慢浅插却抵抗不住诱惑,重重地顶了几下进到深处,便又开始饿狼扑食般反反复复退到穴口再撞击到头,pi股相互拍击出啪啪的脆响。

时渺咬着手指极力控制叫声,江悬却毫无默契,拉过她绵软无力的两条胳膊反钳在背后,带着十足的侵略性横冲直撞,Ji巴在肉穴里飞速进出,干得yin水都从清澈透明变成浑浊黏液,把两人的腿根都黏连到一起,分开时拉出一长片水膜,cao穴的声音都盖过了肉体拍打声,像有人不停把脆皮水球往墙上丢。

支撑地面的那条腿哆哆嗦嗦,时渺哑着嗓子颤声央求:“慢点,站不住了。”

“那就别站。”

她茫然:“什么?”

江悬用不着回答,直接揽过她搭桌边的腿,旋即提起立着那条,一起凌空抬起,身子猛然间转移重心,靠着一张并不够宽的书桌撑住上半身,时渺惊慌地扒住另一边的桌沿,双腿不由勾紧江悬的腿,Xiao穴也跟着收缩。

江悬故意调笑道:“又夹我,不就一会没干你,就着急了?”

她回头剜他一眼,但水汪汪的眼睛和艳红的脸颊使得那一瞪更像调情,江悬干劲冲天,摆动腰臀继续卖力cao干了十分钟,水淅淅沥沥落到地板上,江悬一边打桩一边歪过头看,那水势跟水龙头没关严似的,粗喘中掩不住的笑:“宝贝,哥哥给你干尿了。”

时渺小腹下面积聚起酸酸胀胀的异样感,像有东西堵塞住,难受得不行,Ji巴越是捅出水去就越感觉到纾解,但是花心被撞击的刺激又会加重酸胀堵塞的感觉,好像一头在泄洪,一头在往河道填石块。

石块堵得人要发疯,她神志都恍惚起来,用含糊不清的哭腔说着颠三倒四的话:“不要了不要了,啊……用力cao我,深点,再插深点,不行我受不了了,不要了……”

她叫的时候肉穴也在收缩,把Ji巴缠得紧紧的,抽动都费力,想拔也拔不出去,江悬爽得直叫,精神亢奋到顶,有种此时此刻死了都行的疯狂,箍牢她的腿不留余力地狠命抽cha。

“cao,爽得要死了,啊……喷出来,快喷出来。”

花心阵阵激烈震颤,一股又一股奔涌的水流冲刷过Ji巴最敏感的前端,双重刺激下江悬感觉脑子都要炸开花了,绷紧了身体死命抑制大叫的冲动,压抑的低吼声粗粝得不像他的声音,光是止住叫床冲动就累出一身大汗,时渺又抖着腿扭动起来了,他勉强稳住她,加速冲刺。

“等一会就让你喷,就一会,哥哥想射了,先让哥哥射。”

用最大力气插干了几十次,江悬战栗着发泄出来,射完精的rou棒软下去一点,他退出绞咬着他的肉穴,失去堵塞的穴口立刻喷出一道水柱。

时渺腿被慢慢放下来,但抖得支撑不住,扶着桌边软绵绵滑到地板上,江悬蹲到她身后扒开她的腿,啪啪拍了几下阴户,又滋出来一股水。他手指飞快地拨弄按揉yīn蒂,时渺连忙扭着腰闪躲,发出既愉悦又难捱的娇吟。

“啊不行,我受不了……”

江悬另一只手揉压她的小腹,柔声问:“这里酸不酸?”

她咬着唇点点头。

“每次喷不干净都和我说酸,哥哥帮你弄出来就舒服了,一边喷一边高潮好不好?”

他持续不断地刺激那颗亢奋发红的蜜豆,插入两根手指到水淋淋的Xiao穴里,勾起指尖来回刮擦,同时用力顶压里面那块敏感的软肉。

原本就高潮过的身体异常敏感,快感如同洪流把人淹没,时渺眼神逐渐失焦,头不自觉地向后仰,靠在了江悬肩上。

他侧过头亲吻遍她的脸,轻缓温柔的语调说着yin秽的话:“宝贝现在下面的样子好色,毛全湿透了,腿上都是黏糊糊的东西,还cao出了好多白浆,好想就这样插回去射在里面,小骚逼里灌满jing液就更色了,可惜哥哥舍不得让你吃药。宝贝下次抹上炼乳^,哥哥给你舔。”

时渺被他说得越来越兴奋,身子簌簌地颤动,嘴唇贴在他的脖子上翕动,大概说了什么,江悬没听清,把耳朵凑近了确认,听到她娇喘着呢喃:“哥哥舔我乳^头。”

江悬笑了笑:“Sao穴里外一起玩还不够吗?哥哥没有手,自己把衣服拉起来,坐我腿上。”

时渺提着衣摆抬起pi股坐上去,歪过身子将奶子送到他嘴边,他张口含住,一面吮吸一面用舌尖挑弄乳^头,手上的动作也没停,时渺气喘吁吁地呻吟,下面喷泉一般哩哩啦啦地涌水。

“好舒服,又喷了,嗯啊……难受,我想叫。”

江悬赶忙停下舔奶,安抚道:“别叫,忍不住就咬我,来咬哥哥肩膀。”

时渺五官痛苦地攒到一块,闻声低头咬住了他的肩肉,江悬疼得倒吸口气,更加用力地顶弄内壁,另只手压在红硬的蜜豆上拨弦似的飞速摩擦。时渺身体失控蛇扭,脚漫无目的地乱蹬乱踹,隐忍的尖叫从齿间渗出,化成了江悬肩膀上两排牙印和鲜红的血丝。

关键时刻,走廊上响起江殚的声音:“阿姨。”

【求投珠,满100珠前每20珠加更】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