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失忆三个月(NPH)> 第十八章纽带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八章纽带(1 / 2)

有些事情即使包装的再美好,也不能掩盖其丑陋的本质。

正如这场以痛苦开始,以欢愉收尾的性爱,无论过程如何,都不能否认阮程钰-强-.奸了阮鱼。

“解开。”阮鱼晃了晃自己手上的红绳,语气冰冷。

阮程钰从她身上爬起,沉默地解开绑住阮鱼手脚的绳子,然后从旁边拿来了毯子盖在她赤裸的身体。做完这一切后,他跪坐在阮鱼身边,垂着头,说了声对不起。

人,气到一定程度有时会失去理智,有时也会保持冷静,阮鱼属于后者。

她此刻很想立马拿起手机报警,她想让他、想让他们都受到法律的制裁,让他们也尝尝不得自由的滋味。

但她不能,法律会站在她这一边,人却不会。

阮鱼想起逃出去又被送回去的那段经历,想起z对她说的那些话。

“阮鱼,你凭什么认为,只要你报警就会有人来救你,又凭什么认为鸠巢会轻易被端掉?凭语文课本上的仁义礼智信,又或是‘正义终将战胜邪恶’的天真?”

或许她就是天真吧,她依旧相信法律、相信正义。只是在真正的正义到来之前,她必须等待,等待时机,等待同样“天真”的人。

阮鱼拢了拢身上的毯子,坐起,“你喜欢我吗?”

没有比喜欢和爱更好的借口了,不是吗?

她等待着阮程钰向自己诉说深埋心底的爱意,而后自己会心软,稀里糊涂地原谅了他。

可阮程钰给了否定的答案,“不,我嫉妒你。”

他缓缓抬起头,直视阮鱼,“从小到大,我一直在嫉妒你,嫉妒爸爸给你的偏爱。虽然我很讨厌他,但也想让他多看看我。”

“明明我成绩比你好,各个方面都比你强,可他最关心的从来只有你。”

阮鱼被他整懵了,“这就是你强……迫我的理由,因为嫉妒?还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嫉妒。”

“不是因为嫉妒,嫉妒是可以忍受的。”阮程钰话锋突然一转,“阮鱼,你能叫我一声哥哥吗?”

“哥哥?”阮鱼试探性的叫了一声。

阮程钰因为这声哥哥,嘴角有了小小的弧度,“我喜欢你叫我哥哥。”像是想到什么,他又补了一句,“是纯粹的喜欢。”

阮鱼不想听他瞎扯,“你继续。”她倒要看看,阮程钰能说出什么花来。

“如果你没有和他上床,我们依旧是一家人,你是妹妹,我是哥哥,小的总是更得宠一点,我也不会在意,可你们在一起了……”

“可……”阮鱼犹豫地开口,“即使这样,我们也还会是一家人,最多也不过是我辈分……升级了……”

“阮—鱼—”阮程钰的眼睛里快要冒出火星子了,他气急败坏地道:“你不懂,平衡被打破了!如果你们在一起了,就会组建新的家庭,以后你们会有自己的孩子,而我呢……我会被彻底抛弃!”

他越说越激动,到最后语气竟然有点哽咽,“我永远都是被抛弃的那一个,妈妈不要我,许姨也不要我,而我爸爸……呵,他就没想过要我。”

阮程钰依旧直视着阮鱼,阮鱼可以看到少年的桃花眼渐渐染上绯红,泪水上涌而后决堤、滚落。

其实阮鱼根本不懂他的逻辑和想法,但她懂那种被抛弃的心情,也懂他内心的渴望。

他想要一个平衡且稳定,包含他的家,不被重视也没关系,只要这个家里一直有他。

阮程钰眨了眨眼睛,他把刚刚解开的红绳拿到阮鱼的面前,打了个结,“只有这样,你才能成为我的纽带,我与爸爸的纽带,与这个家的纽带,你懂我的意思吗,阮鱼?”

“不懂,”阮鱼摇了摇头,瘪了瘪嘴,“你乱七八糟说这么一大堆,还不如说喜欢我呢。这样比较好懂。”

看到她垮掉的小脸,阮程钰转哭为笑,“可你喜欢爸爸,不是吗?”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