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失忆三个月(NPH)> 第十七章贿赂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十七章贿赂(1 / 2)

很奇怪,明明是该鬼哭狼嚎的时候,阮鱼却意外的平静,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胸膛随着呼吸而起伏,能听见自己的心脏随着秒针走动声一跳一跳。

滴答、滴答、扑通、扑通……像某种不知名的曲子,疏散掉她心里的愤怒与害怕。

阮鱼想起了自己在鸠巢看过的那些天空,有耀眼的阳光、冷淡的月色、悠然自在的云朵以及时不时划破天空的鸟儿。

太阳升起,月亮落下,周而复始,循环往复,日子就是一秒一秒、一分一分、一天一天地过。

只要往前走、使劲熬,再难的日子也能走到头、走过去。

她始终这样相信着,然后走了出来。

但,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呢?

双手双脚分别被稍细的红绳缚在床头床尾,另一条略宽的红绳从她胸前交叉,缠满整个上半身,粉嫩的乳^尖直挺挺的立着,显得娇艳可口。她呈大字型,仰躺在床上,整个人宛如被红丝带精心包装的白色礼盒。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摸上了阮鱼的右乳^,“第一次真身体验到了什么叫做‘白花花’‘。’”那只手继续往上,用大拇指来回拨弄着奶头,一次比一次用力,直至乳^头被搓得颜色渐深,那只手才停止动作,但依旧紧紧捏攥着阮鱼的整个乳^房。

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在变了颜色的乳^尖上轻点几下,“这才叫做白—花—花。”

那个声音再次开口:“你怎么不哭啊?是因为有经验吗?你知不知道,你哭的时候最让人有兴致了。”

阮鱼不说话,依旧望着对面墙上的圆形钟表,感受着时间与生命的共振。

滴答滴答、扑通扑通……她好像又回到住院的那段时间。

自那次意外接吻之后,除了每天上午的固定查床,阮鱼几乎见不到郑负雪的身影,他好像在有意无意地避开自己。

这是一件很好笑的事情,受害者还没逃呢,加害者却故意躲着受害者。

阮鱼没有去找他,因为她知道他早晚会先找自己。住院的日子很无聊,即使有数学相伴也很无聊。

不过好在有赭栌,他每天都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话题吸引阮鱼的注意,像“为什么有人既给他送吃的,又骂他傻”、“为什么钱在外面花得这么快”、“郑医生为什么每天都在发脾气”……

但这种快乐住院的第五天就戛然而止了,赭栌走了,替他的是一个不爱笑、不爱说话,看上去什么也不爱的鸦青。

鸦青人如其名,冷淡到极致,阮鱼每次主动开口问他,不论什么,得到的都只会是三个字“不知道”。

那语气就像阮鱼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和她多说话就会沾染了晦气,还是那种会倒八辈子血霉的晦气。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阮鱼还是会每天问鸦青,赭栌去哪里了,辞职了吗,为什么要辞职。

古人云:“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在出院当天,鸦青有了不一样的回答。

“你还是这个样子,阮鱼。”

阮鱼瞪大眼睛,装作听不懂:“什么样子啊,你不才认识我……17、18两天……你才认识我两天,就知道我什么样子了?”

鸦青望着她,眸色深沉:“阮鱼,不要故意接近赭栌,也不要故意接近我。”

他抿唇,接着道:“我们不是一路人,你和赭栌、和我不是一路人,而我和赭栌跟z也不是一路人。”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一路不一路的,z又是谁啊?”阮鱼摇头晃脑,就差把“不懂”两个字写脸上了。

“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面了。”过了一会,他又补充道:“提前祝你开学快乐。”

刚刚还在故意装傻的阮鱼,收敛了脸上夸大的表情,她转身从赭栌送的那束洋桔梗中抽出两朵,递到鸦青的手中,“一朵给你,一朵给赭栌。”

水养的洋桔梗大概能开7-10天,如今花期将尽,先前艳丽的花也不免呈现颓势,但依旧美丽。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