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父债(父女h骨科)> 【番外】录制剧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番外】录制剧情(1 / 1)

“我叫李梦丽今年22岁,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在一个小公司里面上班,现在是傍晚六点钟我刚从超市买完东西出来准备回家做饭”

“租的房子很小,因为现在的工资才叁千块钱,在公司附近的房子房租都很贵,所以只能在老城区那边找房子,距离我公司一个小时的车程,虽然有些远但一个月能省好多钱呢”

“刚下班呢?”

“是啊王叔,您吃饭了没?”

“刚吃好,你可以去我们那吃,我老婆今天煮了叁道菜”

“不用麻烦你们了王叔,我自己回去煮点就好了”

“小姑娘要多吃点,你看你瘦的”

“刚才和我说话的是房东王叔,王叔是一个很好的人,在我找房子时很多房东要交一年的房租才可以住,那时候刚毕业还没有那么多钱,最后是王叔看我年轻刚毕业就让我先住下,他和李婶对我都很好,我很感激他们”

“今天的晚餐很简单,西红柿炒鸡蛋,吃完饭后我下楼出门扔垃圾顺便散散步,回到房间洗澡躺在床上玩手机,十一点准时睡觉”

“我的一天很无趣吧,上班下班洗澡睡觉,就这样工作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月,最近天气的反复无常成功让我发高烧了,上一个上午的班太难受,只能请假去医院买一些药回去休息,我回到租房打开门却发现里面有人,从来没想到自己的私人空间会突然出现别人,虽然这个人我认识但还是感觉怪怪的”

“王叔?”

“梦丽你怎么回来了?要收房租了,叔这两天在看水表和电表”

“有点不舒服就请假回来了,那您继续看吧”

“王叔说的话让我内心的顾忌消散,果然他检查完就出去了”

“奇怪,最近我的东西总是莫名其妙的找不到,袜子、内衣裤明明记得我之前放在这个地方却找不到,找遍整个房间都找不到,等到不找了又会突然出现,上面总是莫名其妙的变脏”

“工作四个月,最近晚上总是睡不好觉,房间里面总会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再加上之前丢失的东西会突然出现,越想越害怕就去问王叔是不是之前房间里出过什么事,王叔哈哈大笑看着我说没有出过事,不过偶尔会有老鼠而已,听到王叔说没事我才放心”

“自从那次询问王叔,晚上就再也没听到有动静了,安心的睡两个星期的好觉,那稀稀疏疏的声音又响起来,而且发出的声响越来越过分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睡眠,在网上买一些老鼠药和粘鼠板放在老鼠可能经过的地方,这只老鼠很聪明,竟然没有吃和着老鼠药的食物,粘鼠板更别说连根鼠毛都没有粘到”

“晚上那些声音又响起来,我快要被这只老鼠搞得精神崩溃了,只能下床在房间里寻找老鼠,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疲惫的坐在床上,突然想到自己床底下还没有找,想着我就站起来俯下身子看着床底”

“不敢相信床底下不是老鼠,而是我的房东王叔,他躺在我的床底下,手上拿着我的内裤露出他那根丑陋黝黑的东西自慰,似乎没想到我会查看床底下,他听到动静侧脸看向我,往常那张慈爱温和的脸变得扭曲变态,他看着我笑笑着说被发现了啊丽丽”

“我吓傻了,本来胆子就很小,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自己床底下看到一个男人,在我吓到的那一会儿王叔已经钻出床底站起来,他的裤子半脱胯下那根东西挺直的对着我,我总算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赶紧拿着手机想要往门外跑,却没想到门怎么打也打不开,王叔站在我身后说门早就被他上了锁,每天晚上来我房间都锁上就是为了等着今天”

“我张嘴想要求救,王叔伸出他那双满是老茧的手捂住我的嘴巴,再怎么大声的呼叫都被他那双手隔绝声音,大声呼叫让我头脑发胀呼吸困难,背脊发凉我害怕极了,只能停下呼叫声调整好呼吸”

“冷静下来才发现,没穿内衣的胸口正在被王叔蹂躏,我的乳^头被他玩弄着一股陌生的快感传来,我的身体敏感的想要躲避那双手,可他却紧紧相逼丝毫不让我有躲避的机会,他一边抚摸我一边诉说着这几个月以来他的种种行为”

“原来从第一天他就注意到我了,因为我年轻、单身、独来独往,刚开始对我很好是因为要让我防备心放下,没那天我突然回家他也是没想到的,而且他还在我的房间里面安了针孔摄像头,他说完就伸手往我身下摸,他的手不停的抚摸我身下,比胸前的感觉跟加强烈,那种反应竟然让我想要叫出声,内裤被他扯开,他的手没有阻碍的摸到我,这下我忍不住的弓起身体叫出声,尽管声音被他那只粗大的手挡住,他也听到了我的叫声,那双眼睛看着我他说我是一个婊子,明明爽到叫出声还要装,是不是没被男人摸过寂寞了”

“不是这样的,我不是婊子我也不想被摸,小腹像被火烧了一样难受,胸前发痒发麻被他看到他低下头吸着我的秃头,把我有些凹陷的乳^头吸出来,两个乳^头红肿的挺立着,王叔把他胯间那根臭东西塞到我的腿间,他让我用力的夹着腿,不愿意他就用力的拍着我的pi股,pi股被他用力的拍着火辣辣的疼,他那根东西在腿间来回抽动,抽动的时候总会摩擦身下,身下热流不停的流出,我是不是尿尿了?怎么会那么难受那么”

“王叔叫我小yin娃,只是磨一下逼就流那么多水,他总是会磨到一个地方,每次碰到那我的身体总是会控制不住一颤一颤的抽动,王叔动作的加快让我身下更难受,脊背发麻身下的感觉跟强烈,最后我无力的瘫软在他怀中,身下不停的抽搐着难受又舒服着,王叔不再捂住我的嘴巴,他那双长满茧的手掐着我的腰,身下一阵阵痛,低头一看他竟然把他那根东西塞到我的下面,一股剧烈的疼痛让我叫出声,王叔像听不到我的求饶声身下奋不顾身的用力插进去,一整根全部进去,一根陌生的东西插进我的体内,让我非常痛苦不舒服”

“除了疼痛没有什么感觉,我站在那承受着他带给我的疼痛,每当我要呼救时他就会及时的凑过来,用他那张满是烟酒气的嘴巴堵住我的嘴,我的头脑发胀视线迷糊的看着他,王叔亲着我身下不停的抽动着,一只手揉搓着我的胸口,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发热身下的疼痛被一种感觉所取代,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王叔告诉我是因为开始发骚了才这样的;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和大脑,每一次他撞击都会叫出声”

“一股温温的东西流在我体内,王叔气喘吁吁的起身,把那根东西从我体内抽出来,开始和我聊天,他和我说我刚毕业工资那么低,外面的房子最便宜不带家电都要六百多,我租的这个房间带有家电本来应该收一千二的,只收我600是因为我年轻又刚毕业他特别喜欢我,所以,瞒着李婶在我每个月交的房租上贴600,如果我把事情说出去要把这四个月的房租还给他,如果我不说出去的话,他有一套房离我公司进我可以去那里住不收我的前,而且每个月还给我5000块钱”

“没想到我竟然和自己爸爸年纪差不多的叔叔做爱了,而且还当了他的情妇,还没搬到离公司近的那套房时,他总是借着出去丢垃圾为借口来我房间,而我很久都没有去散步了,这一天不知道是王叔出门太久还是李婶开始怀疑,王叔才刚刚插进来,门口就有人敲门,王叔一边抱着我一边往门口走,透过猫眼看到李婶那张脸我脑子一片空白,顿时慌了问王叔怎么办,王叔把我抵在门上身下用力的插着我,就一门之隔李婶就在门外,我很紧张也怕自己叫出声只能捂住自己的嘴巴,李婶见没有人应就走了,随着李婶走了王叔身下的动作加快用力cao着我”

“他又射在我里面,这次竟然叫我给他生个大胖小子,我怎么能生呢?本来就对不起李婶···真是太难堪了”

“爸爸你回来了?”

“咦?你不是爸爸你是谁?”

“李梦丽这是谁的儿子?”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杨梦丽摆着碗筷的手停下,转头看着门口那位脸色苍老的女人。

时韵录这一段故事足足用一个月才完成,因为她不仅配音还给这个故事拍了个真人版。

来来回回拍了几次,没有摄影师只能用几部摄像机不同角度来录制,所以剪辑也花了很大的功夫,唯一不满意的就是时崇那张脸和包租公根本不靠边,不过也不碍事反正只有他们自己看。

音频版经过处理上传到许久没更新的账号上后,把自己柜子里的设备全给收好。

在每次音频录制过程中,虽然每次时崇都极其配合她,但她能看出时崇的一些抵抗和不自在。

反正她现在对asmr也没有刚接触时那么热爱了,她决定先好好陪陪时崇然后忙着毕业的事情,其他事情等以后再说。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