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都市言情>上下左右> 程锦IF线4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程锦IF线4(1 / 2)

04

夏日下午,日光仍然灿烂,从大厦玻璃折进来的光游荡着热量。

距离一小时下班,冬旭收到陈盈娟消息,问她要不要晚上一起吃。

对于享受不来孤独的陈盈娟来说,吃饭要有人陪。以往是男友,但他有事,加上今天工作上受了委屈,也想找同事吐槽,她需要一个适合聆听的人。

正好晚上程锦加班,冬旭想来没事,回了好。

程锦问过时间后,“晚上我来接你。”

吃饭地儿是公司楼下一家挺火的餐馆,主烧些家常小菜,勾了鱼香茄子、山菌炒牛肉,两人aa。

走来的路上,陈盈娟已经从嘘寒问暖转到了谈论公司制度,然后评判人。

坐下后,她继续着话题,“之前主管还不是她,公司招不到人才让她去做的,直升的话,她起码还要两年。”

“你有没有觉得,她有点…”她又放低声,挤眉弄眼,“那种,觉得自己很了不起…”

冬旭不清楚她是嫉妒,还是她真觉得陈吉月名不符实所以为此“打抱不平”。冬旭没感觉,她不擅长管别人,也不爱对人评头论足。

她微张开嘴:“啊…”

陈盈娟:“是吧,你也觉得。”

陈盈娟:“今天早上,我想做mg动画给产品做宣传,但没找到好用的软件,所以我就做了挺久,结果她一过来就阴阳怪气说我怎么还在做这个,我本来因为没做好就挺烦的,她这样一说我就更火了…”

冬旭记得,陈吉月还说:无语,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做这个。

陈盈娟:“是,她理对,但说话太难听了,难怪大家不想跟她一起做事。”

菜上桌了。

冬旭:“我有个软件,挺好用的,等会儿给你。没事的。”

陈盈娟心头慢慢舒缓下来。没人会喜欢被别人像大小姐斥丫鬟那样被高高在上指责。

她当然知道出了问题,但重要的是如何解决。处在困境时,更需要的是有效的答案,而不是喷过来的一堆废话和负情绪。

反之,她觉得冬旭是把她当平等的人看待的,说话才没有那种傲慢和尖刻。

她一笑:“冬旭,明天我给你带吃的。”

冬旭又啊了一声,“中午我会带糖醋排骨,你要吃吗?”

她轻轻弯起嘴角,酒窝淡淡。

陈盈娟看向她的酒窝,心窝也甜得醉醺醺。

她喜欢这类人,和蔼温顺,即使有时觉得和她相处有些无聊、不够刺激,但偏偏却很舒服,宛如喝一杯没味道的温开水。

两人聊多吃少,吃到快结束,已九点。

冬旭肚子起了感觉,起身去卫生间。

一阵解决后,她站洗手池前,绿色洗手液在她掌心起白泡,水龙头机灵地感应放水,白泡顺水冲进下水道。

水声刷刷,她抬起眼,去看镜里的自己。

光洁的镜面映出她一张自己看惯的脸,小小的,做表情时总还不够生动,头发丰茂。

她抬起手,整理碎发。紧接着,手僵了一秒。

咚咚——像很远的鼓声,像很大的脚步声,强劲、变快,她的心跳发出的剧烈声音让她失去了听其他声音的能力,仿佛一场地震要来了,她想逃跑。

贴近男卫生间左侧的洗手池,水流声缓出。

她的目光一直坚定向前,余光中有他的衣袖,她假装继续整理,渐渐,水流声慢慢沉静下来,她的心跳声才开始柔弱。

她垂下眼,余光中是他的上身。

安静的气流旋绕在他们中间,真像两个陌生人——我不关心你手有没有洗完,你也无心等我理好头发。

有人在卫生间外不远喊他的名字。

余光中,他的身影走出她左眼的荧幕。

她最早是通过名字认识他的。

记不清的有天他从众多人中选了她的肩来拍,问她也住这儿?没等她说完他就扬起笑:我,陆泊。

他是第一个找她做朋友的。渴望朋友的她所以忽略了他的强势,甚至莫名喜欢他的自我介绍,觉得很酷。

初中上台介绍也是这样。

我,陆泊。

高中也这样。她听他的自我介绍一直听到了十八岁,喜欢到超过了十八岁。

如果有人叫了他的名字,如风吹摇铃,她脑里不由自主会响起一个臭屁又少年感强烈的声音:我,陆泊。

冬旭不经又洗了一次手,再细细擦净,同时擦净脑子里的声音。

宋雪见男人出来才动了一下步子。

她做他家的长期代言,网上人气正火的淡颜系美女。要他请晚饭后,现准备去清净的地方谈接下来合作。

出了店门,走半条街后,他却改了主意。

宋雪:“怎么了?”

陆泊:“有点急事。”

宋雪敏感地看见他的目光若有若无地停在站餐馆门口的某人上,吃饭时也这样,心不在焉,故意经过、掩耳盗铃。

宋雪:“你朋友?”

陆泊静了会儿,抽一根烟夹在指尖,没点燃。

“女朋友。”

宋雪看了看他,再看了看她。

下意识地:“嗯…她长得,嗯…”

说完,她才察觉这话不礼貌,因这想法瞬间而来。

仅凭初次印象,实话讲,他们在一起,这感觉会让她觉得女方一定很有钱,她不自觉会疑惑他们为什么能。

她不理解她这种似不劳而获的爱情。

在她看来,条件对等之于谈恋爱的重要就像演技之于演戏的重要。

“你长得没她好看。”陆泊说。

“认真的?”她一愣。

陆泊:“审美差异。她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是差异?还是动了真情的人眼里有西施?宋雪瘪瘪嘴,不想多说什么,挥挥手离开。

陆泊终于燃烟。

白色薄雾朦胧着他黑漆漆的瞳孔,他站在原地,久久地沉默。

冬旭看见他们了——画面像恋爱电影海报,在跟陈盈娟告别后。

手机消息里,程锦说几分钟到,前方有车撞了,让她稍等。

冬旭回:好。

她怎么了。

她漫无目的地逛,她也不知道自己逛些什么。一排全是吃饭的店,街上飘绿色的落叶,马路晃眼的车灯,偶尔三三两两擦肩而过的自行车。

转身,她又走回餐馆,走到街边。

夏风热烘烘,吹乱头发,她心里说不清楚。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