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暮影传> 第八幕:法化张愿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幕:法化张愿(1 / 2)

暮影将发生的一切如实告诉父母,母亲只是轻轻一笑,没说二话,父亲没正经的开了句玩笑,也没有再说什么。这样的反应让暮影很迷茫,但自己也清楚,父母如此,定是对“疯子”充满了信任。

转眼明天就要开学了,暮影早早的来到张愿这观察情况。

这张愿两天前被谨心重伤,险些湮灭,现在又快恢复如初,眼看又能去害人,暮影真是心急如焚。

暮影毕竟是门外汉,多方观察,多次尝试还是一无所获,好在张愿也是毫无长进,两人就这么僵持着又耗了一天。

今天是正式开学的第一天,人如潮水的壮观景象再次上演,暮影过了这几天“非人”的生活,差点都要怀疑人生。现在看到这熙熙攘攘的上学景象庆幸自己还是个学生。

上午班主任没有安排课程,所有时间只用来说校规校纪和师生同学的自我介绍。

整整两个小时的校规校纪啊,一群青春年少活波好动的青年都要被逼疯了,以至于一说结束时全班竟不约而同的传出喝彩声。也正是由于压抑了两小时,接下来的自我介绍变的踊跃非凡。

同学们百花齐放各有特色不用多说,单说有一人让暮影印象极为深刻。

此人一头精致短发,层次丰富动感时尚,一条素净的白色连衣裙,光亮整洁,各式配饰完美点缀,肌肤水润光泽,气质优美典雅,明明按学生样打扮,却精心设计的美妙绝伦,引的全班肃目。暮影的内心也止不住波澜。

“我叫齐筠。”女神点头一笑只说自己的名字,就传来了无数羡慕的声音。暮影心中满是遗憾,早知道有这样的人在,自己刚才的介绍就该严肃认真些。

自我介绍完毕,老师将座位做些调整。本来座位都是按高矮,视力分配,但是历届老师总会根据成绩,关系,影响来进行个别调整。

暮影是理科生,班上男女的比例是2比1。加上暮影身材高挑,坐在后排,所以四周几乎全是男生,偶尔几个雌性也是人高马大的“怪物恐龙”。暮影并不好色,但是青春年少,说完全对异性不感兴趣却也不正常。

暮影正沮丧着,老师一个指令,高挑的齐筠被分成了暮影的同桌。

暮影瞪大着眼睛看不出是惊是喜,眼睁睁的看着美女坐在身旁,被同学唏嘘,自己就像木头一样僵硬的不行。

暮影内心万分纠结,即想留下好印象,又不知道该怎么做,于是想着不如借与其他同学的聊天侧面赞美她怎么样。

暮影悄悄的问四周:“你们是不是很羡慕我,是不是都想和我换个坐位啊。”四周的男生傻眼的看着他,各个说道“我换,我换。”暮影想着“接下来就称赞身旁的是大美女,自己打死不会走之类的话就好了。”谁料话还没出口班主任突然发话。

“那些窃窃私语的同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想法。我要提醒你们,校规中可有一条,‘学生的教室座位,寝室铺位均由班主任统一调配,不能私自调换。违者品行分扣3分。’”

暮影小声嘀咕:“这是学校还是监狱啊,哪有把人看那么紧的。”一扭头,发现齐筠正盯着自己,嘴角上虽然挂着微笑,但是眼神却是高傲中带着敌意。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只有不成熟的人才想着无拘束的生活。你放心我也很讨厌你,这句话将是我们的最后一句。”

暮影听后心里百味陈杂,他好后悔自作聪明让齐筠误会自己换座位是因为讨厌她。突然又高兴齐筠在意自己换座比当透明人要好。又一想齐筠像冰山一样寒冷让人畏惧,但又是坦诚直言不做作。讨厌她高傲自负,目中无人,又喜欢她独具特色,与众不同。总之,暮影这短短的五分钟,像是被生撕成了两种灵魂,一边喜欢一边讨厌。

这就样漫长的学习,和学习中的五味人生路正式开启。虽然暮影的生活中,还有个“疯子”的考验,还有个“张愿”,但是暮影一直将自己摆在学生的位置。认真上学,努力考分,有事没事逗女神笑,除了每天会不定时的去“陪陪张愿”尝试怎么处理它,其他时候暮影和其他同学丝毫无异,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周,直到一天风云突变。

每年新生入学后的几周学校都会举行一次秋游,可就在秋游后的第二天上午,一名女孩在学校施工改造楼附近突发哮喘,被人发现时已经生命垂危。

那个位置与张愿所在太近,暮影预感到不安,一等到下课铃响起拔腿就向外跑。

暮影一口气跑下3楼,刚出教学楼门口,却见谨心,林磬正向他走来。

暮影以为偶遇,一言不发准备从身侧离开,却被林磬伸手拦住。

“出什么事了。”暮影没有直视二人直接发问。

林磬一脸怒气看着暮影半天不说一句话。

还是谨心一脸严肃的质问暮影:“你昨天去哪了?”

暮影一看这情形分明有些兴师问罪的架势,可这事情怎么能怪到自己的头,暮影好没脾气的说道“昨天是新生秋游,你们班不也去了吗?”

“那晚上为什么没来?”

“回的时候已经十点了,学校大门都关了。”

“那今早呢?”

“今天差点迟到,就先去上课了啊?”

“前天呢?”

“前天之前我每晚都去过了,前天是因为要准备秋游的东西,不过我确认过它没有能力……”

“够了!”谨心毫不犹豫的打断暮影的话“准备秋游,学校关门,害怕迟到,这样的理由你都有脸说的出口。你知道吗,要是我们晚去一分钟,你的名下就该记上一条人命了。”

暮影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什么都知道,我什么都不懂,出了事情却要我负责任,这算什么。”

“你!”谨心刚想再说什么,发现楼下已经开始有同学走动,便将话咽了回去。

“我没有时间和你耗,今晚十点,老地方见!”话一说完,转身离开。

暮影本对谨心有芥蒂,话语上不让分毫,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安,赶到张愿处,果然已经被谨心处理好,张愿灵力待尽,四周的地上,墙角,满是还未散尽的灵力。

“这样耗着不是办法,谁能保证没有下次,万一真有人因为我而丧命……”暮影扪心自问,苦恼不已。

学校有安保巡夜,超过九点,一律禁止学生在外逗留。暮影为了不失约,在下午放学时就躲进了附近的改建楼里,一直等着。他好奇,两位大小姐能有什么办法准时赴约。

正想着,改建楼边的围墙外发出声响。暮影望去,林磬正坐在墙头上伸手拉谨心上墙,待谨心也坐上墙后,她用手一举,居然有个梯子!

暮影慢慢靠了过去,惊讶的问到:“你们不会为了今晚的见面,特意去买个梯子吧!”

“真可笑,你以为我们和你一样是傻子吗?”林磬不屑的反击道。

暮影刚想发作,转念一想要是就这么怼过去反倒真说明自己傻。

暮影仔细想了想,“学校和老区本就一墙之隔,大楼正在改建,四周又没有居住条件,工人们的生活起居一定集中在对面老区。如此,为了往来方便肯定在附近藏了梯子。”

暮影想通了,一本正经的回答:“我早知道那里有个梯子,不过全是汗味,我是觉得你们受不了,不会用那个。”

“够了,这种小事就没必要卖弄了,谈正事吧。”谨心丝毫没有闲谈之心,径直走向张愿依附的那颗树。

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质问暮影:“萧暮影,你知道你自己做的事情吗?”

“你指的是处理张愿?”

“‘处理’,好吧,就算是处理。你现在进展到哪步了。”

“进展,你叫我拿什么出进展,我什么都不知道,只能以迷信故事为依据,样样来尝试啊。”暮影也很委屈的回答。

“迷信故事,一个人一个说法,你居然用这样的想法去尝试,你难道就愚蠢到这个地步!”谨心步步紧逼不留情面。

“我……”

“我再问你,张愿的攻击方式是什么?”

“以幻术制造窒息的假象。”

“能造成多大伤害?”

“没有实质性伤害,呼吸系统由脑干自行处理不经大脑控制,虽然可以人为改变呼吸但那是借助控制肌肉才办到的,一旦人极度缺氧陷入晕厥状态,大脑的控制失效,脑干又会将人调制呼吸状态。基于这个道理,张愿的幻术让人们自行憋气,最多就是缺氧昏厥。”暮影并非毫无建树,在他能理解的范围内还是有些成果。

谨心点了点头继续问道“那如果被攻击的人有呼吸疾病,比如哮喘。”

暮影心中一惊,如此说来,那个女孩被张愿弄晕后,一直清醒不过来,而自身有呼吸疾病,发作起来得不到医治所以才危及生命。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我太低估了张愿的影响力,如此说来如若放任不管,它还是有危险的。”暮影意识到自己的过错服了软。

“那是自然,即使没有疾病,放任不管晕上两三天一样危及生命。这是其一,我还有要问的地方。”谨心依旧没缓和,气势汹汹的追问到“张愿害人的周期是多长。”

“这我怎么知道。”

谨心瞪了他一眼,暮影心虚好好的想了一下。

“你出手之后大概是两天,我的话大概是一天。”

“为什么?”

“这我怎么……”

谨心又瞪了暮影一眼。

暮影把话咽了回去,仔细思考“谨心为什么问到周期,我很肯定这里面没有规律,如果实在要说规律,那只有之前我出手和她出手的区别。有这样的区难道是因为……”

“难道是他依靠灵力的多少决定出手的时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