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其他类型>枕钗媚【女尊架空】> 第九十二章望雪洞偷情引蝶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九十二章望雪洞偷情引蝶(1 / 1)

话说周云琛带了七分醉意扶住孟湄,又恐一旁的沐婴宝瑞等人瞧见再叫秉卿知道,只笑道:“夫人当心……我如今喝得多些,难免无礼,唯恐冒犯夫人,若有得罪,夫人切勿怪罪……”

孟湄抬起纤手来,只用指尖点了点他胸口,软绵绵笑道:“王爷怎知我不是也醉了?”

周云琛笑:“孟夫人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孟湄亦笑:“王爷错了,我这是花不迷人人自迷。”

周云琛一怔,见孟湄旋到梅瓶处,又斟一杯递来道:“醉到梅花香也迷,这杯更要敬这赠花人。”

周云琛接过杯,却觉那孟湄在他手指间若有似无地绕了一圈,他倒不舍饮酒,执杯只管笑着,那孟湄却一饮而尽,兜着帕子立在廊下只捂嘴笑:“王爷不饮,倒是只瞧我作甚?”

周云琛将酒杯搁在唇边道:“不过是想起那句雪却输梅一段香,我实不才,却揶揄戏作:梅输美人一段魂。”

说罢,笑着饮下,孟湄见炉子里的火星将灭,便叫人撤下炉子,又笑着对周云琛道:“如今喝也喝了,我倒是要到那雪地里走走消食,不如就去你府上瞧瞧王夫人吧,雪天地滑,我也正陪你走一遭。”

说罢,叫沐婴取来云纹鹅毛大氅和风帽,屏退众人,只取那梅瓶捧在怀里,搀着周云琛往外走,宝瑞见状,恐他二人着了风月,忙叫来个小厮伴着陪云一道在后头跟着。

谁料,孟湄却同周云琛却渐渐偏离王氏所所居,竟往那花园深处的水月榭去,两小厮正纳闷,孟湄从袖中掏出几两碎银回头冲他二人道:“我们去园中瞧瞧梅花开没开,你们不必跟来,只去打壶热酒去吃。”说罢,携手周云琛愈行愈快,一转眼,陪云与那小厮竟在茫茫白雪中寻不到人影了,二人年纪又小,只贪玩爱酒,便就拿了银子跑开了。

却说孟湄与周云琛到了水月榭,只进那望雪洞里避冷风,关了洞门,周云琛见此处铺着暖榻,又有地炉和柴火,石壁一方有温泉从地下冒出,氤氲热汤蒸汽,一眼便知是孟湄常来此处雪中泡浴之所,便生了火,同孟湄坐于榻中,孟湄缩着身子,周云琛便捧着她两手在怀里呵着,二人虽被冷风吹得酒醒三分,但酒色未退,脸贴着脸,身挨着身子,不大一会儿,炉子升起来,洞中又有热泉,一时就如炎夏,二人便一件件将衣服脱了,方脱到一半,孟湄的胸衬衣兜却湿了一片,孟湄笑:“不好,这会子竟又涨奶……七王爷不如帮我吸一吸……”

那周云琛虽成婚多时,却因王氏不喜男女之事而从未近侍女子,如今见孟湄粉颈低垂,乳^峰浑圆,红晕点点奶光,忍不住就看痴了,将一双丰乳^捧至面前看红了眼,迟迟竟不敢下口。

孟湄笑:“七王爷是嫌我这一双奶子竟比不上王夫人么?”

“夫人休要这般说!孟夫人是又拿我寻开心,明知我家中妇人断不肯同我行那事……孟夫人丰胸乳^美,奶色醇香,我又怎地敢嫌弃孟夫人……只是我不忍,恐弄伤了孟夫人……”周云琛爱抚那一对乳^,满眼怜爱,又忍不住凑前伸着舌尖舔了舔冒出的奶珠。孟湄笑道:“你便这般轻轻地便好……轻吸几口也不妨事,想我这奶水不吸出来也是浪费,今日喝了酒,总也不好喂奶,便不是你,也是你那弟弟吸,便不是他,也自有一院子的夫君馋这奶呢!”

周云琛听罢便壮了胆子含了乳^头吸了几口,孟湄只觉软软舌尖绕动竟如维祯小嘴吸食,忍不住哼嘤一声,将周云琛的手伸到两腿间去,那周云琛触到那夫人的腹下温热处,已觉指头上滑腻成湿,便将孟湄拥入榻中当下两个亲起嘴儿来。

周云琛虽显笨拙,但还是知晓男女之事,便是平日里夫人不同他行夫妻之事,也看过她同下人丫头的风流勾当,虽王氏常常言语暗示夫君们也可加入,可周云琛尚有皇家贵族的教养,恪守男德,又不放心这一道禁忌若放开,那些侧夫们一个个怎能按捺,将来若出现主仆私通,再生个非王氏的种便不好办了,这王氏一族名声也难保,周云琛便带着底下侧夫们不与王氏勾搭,久而久之,王氏也不爱同他亲近了。

孟湄也或多或少从王氏或周秉卿那里听到一些周云琛的糗事,只觉好笑又好怜的,心中自是有了想要调教他一番的欲望,因见他在阴户牝口踟蹰时,便教他:“女子之美,便是这里最受用,你且伸着舌头舔舔那肉棱尖尖儿就够我快活一阵了。”

周云琛果然听话,卷起大舌狠狠扫了一圈那鲜粉蚌肉处,见那肉缝处泱泱淌出水来,便又凑前狂吸一番,直吸得着孟湄绷着脚尖扭身子,直呼要死要死。

且说那王之蝶并非来了月事,而是借故推脱叫那周云琛单独献一回殷勤,想他是在那孟湄处耽搁,倒没想这天色晚了还未归,又未见府上有人回话,不禁担心起来,也戴了斗笠到外去寻,却见陪云喝得满脸通红摇摇晃晃从外头往回走,疾步上前问那小厮,可陪云醉了酒,自是说话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的令人听了好生心烦,王之蝶来了气,举起手来就挥过去,打得那小厮当即跌进雪中才醒了酒,哭唧唧道:“夫人莫打,小的该死……王爷,王爷他……他同孟夫人在后花园的水月榭里寻,寻梅花了……”

王之蝶心中一沉,虽料到二人合该有事,但没料他俩倒瞒了她一个独自去快活,不知是该恼还是该怨的,只二话没说拔步往后花园去。

她未曾来过此地,自是只能在后花园各亭寻了一遭,又过了月洞幽门和迭石洞,不曾见梅花盛开,却见那梅瓣红血洒白雪。

循着梅迹便听见雪中有隐隐笑语,王之蝶见一处山洞模样的假山棚子,有望雪洞几个字样,再见那棚里两洞门掩,却有火光透出,凑近偷觑,那洞内果然别有一番春情!

却见自家夫君趴在榻中舔他妇之牝穴,嗦嗦滋滋似是品咂香酒美馔,那榻中美人,前几日还被自己吃了个精光,如今又让别的男子这般咬屄,骚态毕露,旖旎娇喘:“王爷再轻一点,嗯……嗯,正是那里……王爷真会吃穴,吃得湄儿好舒服……”

王之蝶听得浑身燥热,只想覆在那小yin妇身上同她磨上一磨,因推开洞门,掐腰喝道:“好哇,你们这奸夫yin妇竟背着我做出这等不要脸的事!”

预知他二人又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吃肉吃肉没废话!

咱们继续冲!

返回首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Copyright 2021笔趣阁All Rights Reserved. xml地图